<bdo id="iiwpv"></bdo><noframes id="iiwpv"><bdo id="iiwpv"><delect id="iiwpv"></delect></bdo><noframes id="iiwpv"><noframes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/rt></rt><noframes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/rt></rt><noframes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delect id="iiwpv"></delect></rt><delect id="iiwpv"></delect><noframes id="iiwpv"><noframes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/rt><noframes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delect id="iiwpv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iiwpv"> <noframes id="iiwpv"><noframes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delect id="iiwpv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iiwpv"><noframes id="iiwpv"><noframes id="iiwpv"><noframes id="iiwpv"><bdo id="iiwpv"></bdo> <noframes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delect id="iiwpv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delect id="iiwpv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iiwpv"><noframes id="iiwpv"><noframes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rt id="iiwpv"></rt></rt><noframes id="iiwpv"><noframes id="iiwpv"><noframes id="iiwpv">

2021年11月18日

雪域英雄 天塹變通途

       來源:解放軍報

       原標題:雪域英雄路 天塹變通途

       新形勢下,要繼續弘揚“兩路”精神,養好兩路,保障暢通,使川藏、青藏公路始終成為民族團結之路、西藏文明進步之路、西藏各族同胞共同富裕之路。

——習近平

       世界屋脊,山高路險。

       大自然賦予這片土地攝人心魄的景致,也同時設下了“只有藏地雄鷹才能飛過”的雪山深谷。解放前,這片土地沒有一條能走汽車的路。

1954年12月25日,一個載入史冊的日子。經過10多萬筑路軍民數年鏖戰,川藏公路(時稱康藏公路)和青藏公路建成通車,結束了西藏沒有公路的歷史,日光城拉薩與祖國母親從此更加緊緊地相連在一起。

       2014年8月,習主席就川藏、青藏公路建成通車60周年作出重要批示指出,這兩條公路的建成通車,是在黨的領導下新中國取得的重大成就,對推動西藏實現社會制度歷史性跨越、經濟社會快速發展,對鞏固西南邊疆、促進民族團結進步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       “是誰幫咱們修公路?是誰幫咱們架橋梁?是親人解放軍,是救星共產黨……”川藏、青藏公路的修筑,創造了世界公路建設史上的奇跡,鑄造了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,頑強拼搏、甘當路石,軍民一家、民族團結的“兩路”精神。

       日前,記者踏上這“神奇的天路”,追尋那一座座屹立雪域的精神豐碑。


       奇跡之路——

       “進軍西藏,是我軍歷史上的第二次長征”

       沐浴著高原的金色陽光,拉薩河畔的川藏青藏公路紀念碑熠熠生輝。

       碑文開首寫道:“建國之初,為實現祖國統一大業,增進民族團結,建設西南邊疆,中央授命解放西藏,修筑川藏、青藏公路?!?/span>

       寥寥數語的敘述背后,是一次震撼世界的偉大進軍。

       1950年,毛主席向人民解放軍發出進軍西藏的偉大號令,并指示:一面進軍,一面修路。

       路,于西藏而言是血脈。

       回望歷史,茶馬古道蹄聲悠揚。70多年前,由內地運往西藏的物資依靠人背馬馱運抵拉薩,往返一次將近一年。1930年出版的《西藏始末紀要》一書形容西藏的交通是“亂石縱橫,人馬路絕,艱險萬狀,不可名態”。

       西藏和平解放前,反動勢力妄圖憑借天塹阻撓解放的步伐,國外勢力蠢蠢欲動暗中插手干涉。

       “進軍西藏,是我軍歷史上的第二次長征?!弊哌M川藏公路博物館,劉伯承元帥的這句話映入眼簾。時任西南軍政委員會主席的劉伯承一針見血地說,“公路不通,我們就站不穩腳跟”然而,修路難,難于上青天。

       全長2144公里的川藏公路,越過二郎山、折多山、雀兒山等14座峰巒起伏的大雪山,橫跨了大渡河、雅礱江、金沙江等十多條奔涌咆哮的河流。

       攔在筑路大軍面前的,是物資短缺、高寒缺氧、地質復雜、工具簡陋……當年,施工現場竟沒有一張完整地圖、沒有任何地質水文資料,筑路條件異常艱苦。

       川藏公路博物館的玻璃展柜內,靜靜陳列著一件件銹跡斑斑的修路工具,訴說著那段艱難歲月:路的奇跡,從徒手敲石開始。

       鐵鍬、鎬頭磨鈍了,筑路軍民就在工地邊上支起打鐵鋪子,現場打制鍛造,迅速投入施工。掄鐵錘是最重的活兒,戰士們晚上睡覺,卻搶著把錘子藏在被窩里。高原山峰常年冰封雪裹,戰士們手握的鋼釬像“冰棍”,久了松開手就被粘掉一層皮……

       由于地質條件惡劣,筑路軍民常常遭遇大小不等的滑坡和塌方。有的筑路官兵說,當天修的路第二天可能就沒了,因為山沒了;當天蹚過的河第二天可能就不見了,因為河變成了堰塞湖。

       1951年12月10日,雀兒山工地,年僅25歲的張福林被一塊巨石砸中,倒在血泊中?!拔覀煤苤?,恐怕不行了,別給我打針了,為國家省一針吧?!睜奚?,重傷的張福林拒絕了衛生員的針藥。

為了修筑川藏、青藏公路,3000多名勇士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筑路事業。

       沒有比人更高的山,沒有比腳更長的路。于1954年建成的川藏、青藏公路總長4360公里、架設橋梁400余座,結束了西藏沒有現代公路的歷史,在“人類生命禁區”的“世界屋脊”創造了公路建設史上的奇跡。有公路專家當年用“五個最”做出評價:中國筑路史上最高、最險、最長、工程量最大、修建速度最快。

       兩條曠世奇路的成功鋪就,既是我國交通建設史上的宏偉壯舉,也是世界公路建設史上的偉大奇跡。


       奉獻之路——

       “如果我死在這條路上了,這就是我的墓碑”

       格爾木,蒙古語意為“河流密集的地方”。它是青海連接西藏、新疆、甘肅的交通樞紐。

       今天的格爾木已是“半城綠樹半城樓”的重要城市。然而,67年前,格爾木在哪里?

       “我的帳篷扎在哪里,哪里就是格爾木!”面對茫茫戈壁,慕生忠將軍把鐵鍬插進沙地,給出答案。

1954年,慕生忠帶領19名干部、1200多名民工來到荒無人煙的格爾木河畔,手持鐵鍬在楚瑪爾河邊拉開戰場,開始了修筑青藏公路的偉大壯舉。

       “如果我死在這條路上了,這就是我的墓碑。路修到哪里,就把我埋在哪里,我的頭一定要朝著拉薩的方向?!敝逢爢T們發現,將軍插在路邊的鍬把上赫然刻著5個字:“慕生忠之墓”,不由頃刻間明白了他的意思……

       頑強拼搏、甘當路石。在筑路過程中,哪里最危險,哪里最困難,哪里就會有“慕生忠們”的身影。

       頑強拼搏、甘當路石。這一精神代代相傳,成為雪域天路綿延不絕的精神血脈。

       伴隨著“兩路”全線貫通,川藏、青藏兵站部及護路機構應時而生。在60多年漫長的護路搶通、運輸保障征程中,那些奇絕雄渾的雪山和冷峻孤傲的冰川,一次次見證“兩路”精神花開有聲。

通麥天險,曾是川藏公路最危險的路段之一,花兒卻開得格外惹眼,高原汽車兵說,那是烈士的鮮血滋養了它。

       通麥段上,途經“十英雄”紀念碑廣場的官兵總會前來祭奠。1967年,川藏兵站部某汽車團執行任務途經此地,突遇泥石流,道路被阻。為了引導車隊突圍、疏散受災群眾,副教導員李顯文等10名官兵涉險逆行,不幸被卷入特大山崩中,獻出了年輕的生命。中央軍委授予他們“川藏運輸線上十英雄”的榮譽稱號。

       盡管川藏線沿途充滿風險,但一代代汽車兵無怨無悔、默默肩負起進藏運輸任務。蜿蜒的進藏路上,長長的解放軍車隊是無數游客眼中的一道風景線。

       某部二級軍士長趙家田征戰川藏線整整22年,執行進藏運輸任務上百次。塌方、飛石、泥石流……趙家田遇到過幾十次險情,每一次都憑借過硬的駕駛技術化險為夷。他把自己的經驗和技術無私傳授給年輕戰友,手把手培養出70多名合格駕駛員,其中有20名成為教練員。

       車行川藏線,一路風與霜,從這個面容黝黑的老兵口中,記者卻沒有聽到一聲怨言?!氨纫槐瘸D犟v守‘兩路’的護路人員,我們這點苦不算什么?!壁w家田動情地說。

唐古拉山口,海拔5231米,青藏公路最高點。這里空氣中的含氧量夏季時不到海平面的50%,冬季含氧量更低。

       “養路為業、道班為家,人在路上、路在心上?!弊郧嗖毓沸尥?,被譽為“天下第一道班”的109道班工人就像一顆顆鋪路石,一直堅守在這里,維護著高原大動脈的暢通。109道班工區長巴布的父母、哥哥都曾經在109道班工作。1984年,父親退休,17歲的巴布接過接力棒。

       一次,唐古拉山頂突降暴雪,道班工人晝夜苦戰。路通了,工人們的手套卻和皮肉凍在一起,只能用刀子一片一片割下來,鮮血淋漓。

兩條英雄路,奏響永恒的精神贊歌。60多年來,一代代官兵和道班工人接續駐守云端,用生命守護天路,唱響犧牲奉獻的生命贊歌,確保了鋼鐵運輸線永不中斷,也在傳承和堅守中,不斷厚實著“兩路”精神的底蘊。

       致富之路——

       “幸福的歌聲傳遍四方”

       西藏,曾是一片貧瘠閉塞的土地。西藏之變,從路開始。

       從空中俯瞰,川藏、青藏公路猶如蜿蜒的哈達,將沿線的一座座城市、一個個集鎮聯結起來,形成一批功能齊全、設施完備、人氣聚集的現代化城鎮。

       沿川藏公路南線自東向西行駛,先后經過昌都市的芒康、左貢、八宿以及林芝的波密、工布江達等地,隨著道路通行條件的改善和西藏經濟社會各項事業的發展,這幾個縣城已是高樓林立、街巷縱橫,公共設施完備,旅游旺季車水馬龍……

       位于川藏公路北線上的昌都是藏東重鎮,自古以來就是唐蕃古道、茶馬古道上的重要節點。但由于地處深山峽谷、交通不便,加之缺少合理規劃等原因,很長一段時間里,昌都的發展受到制約,城市功能也不完善。

       而今,在昌都市干部慶振東眼里,昌都的變化可以用“驚人”來形容:“城市空間比以前擴大了近3倍,僅跨河大橋就有13座,全市城鎮化率達35%?!?/span>

       這是一條通向幸福的康莊大道,也是一條軍民連心的情感紐帶。

       當年,十八軍“進軍西藏不吃地方”,為避免物價上漲影響當地居民生活,禁止向群眾大量采購糧食,促進了軍民團結、民族團結。

       沿著天路一路進藏,10多萬軍民同甘共苦,建起了雪域高原的第一座機場、第一座電站、第一座橋梁、第一所郵局、第一家醫院、第一所小學……

       千辛已作英雄憶,萬苦化為幸福來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駐藏部隊官兵積極投身“加強民族團結、建設美麗西藏”事業,幫助130個貧困村、2886戶貧困戶、9551名貧困群眾如期脫貧。

       美麗的西藏,如雪山上升起的朝陽,充滿生機,充滿希望。正如歌曲《天路》所唱:“那是一條神奇的天路……幸福的歌聲傳遍四方?!?/span>

       如今,新一代建設者繼續奮戰高原,推動西藏交通事業快速發展,不斷為“兩路”精神注入新時代內涵。

       今年6月,西藏首條電氣化鐵路拉林鐵路正式開通運營,結束了藏東南地區不通火車的歷史,風馳電掣的復興號高原內電雙源動車組將兩個城市通行時間縮減到3個多小時。

       拉林鐵路16次跨越雅魯藏布江,有橋梁121座,隧道47座,橋隧比高達75%,創造了鐵路工程建設的奇跡。

       今年7月,習主席在川藏鐵路的重要樞紐站林芝火車站考察時指出:“‘兩路’精神要繼續弘揚,敢打敢拼,一段一段拿下來。要做就做好?!?/span>

       青藏鐵路,拉日、拉林鐵路先后通車,以拉薩為中心的高等級公路網日漸完善,拉薩貢嘎國際機場T3航站樓投入運營,全區公路通車總里程達到11.88萬公里……涵蓋公路、鐵路、航空等多種運輸方式的綜合立體交通網絡在雪域高原逐步形成,“進藏難”成為歷史。

       “讓高山低頭、叫河水讓路”。以熱血和汗水鑄就的“兩路”精神,必將激勵著一代代英雄兒女在地球之巔不斷書寫壯美的奮斗奇跡。(本報記者 錢宗陽 通訊員 閆昱燃 孫銅鍇 蘭京)


發布時間:

您的位置:

免a一级a一片免费视频_国产日韩一区在线精品_无码国产精品一区二区免费久久_久久精品免费观看国产